冬天的纹理

    □ 杨金坤

    寒风中,我捡起一枚落叶。

    雨雪像一位雕刻师,把叶肉剥离,只剩下纵横交织的叶筋,有序地组合一起,由叶柄往上发散,完完全全就是一棵树的缩微模型。我举起树叶面向太阳,阳光透过它那饱经沧桑的每一道纹理,照耀在我的脸上,一股暖流顿时传遍了我的全身。

    “清寒气骨带冰雪,横斜纹理含风漪。”河水刚刚结冰,我捡起一块砖扔向河中,砖块砸在冰层。冰以砖块落点为圆心,裂开的纹理向四处延伸,形成一个放射性的图案。水从中心点溢出,缓缓地流,被寒风一吹,竟荡漾着涟漪。水的纹理是玄奥的、丰富的,有从一个点往外徐徐散开的;有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的;有起起伏伏呈波浪形的;有微微脉动线条分明的;有水流经过凸显在水面的障碍物而呈燕尾状的……阳光下,细小的波纹在冰层下,闪耀驿动蜿蜒扩散。

    一位垂钓的老者敲开冰层,将鱼钩甩向了水面,水面霎时泛起一圈圈涟漪,一圈圈动态的纹理,很快,涟漪消散。静心细看时,微风拂过的水面,有一些细腻的大小不一的菱形水纹,让阳光下的河面熠熠生辉。有规则的,有不规则的,丝丝缕缕的纹路,精微、细腻、绝妙。这样的自然造化,只有静下心来,才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下雪了,薄薄的一层雪为广袤的原野赋形,一望无际的麦田里,一垄垄、一畦畦白色的纹理,像原野的血管和神经,纵横交错,辽远,静谧,苍茫,让大地更加神秘,醇厚。

    我喜欢一个人在白雪覆盖下的麦田里散步,听着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把自己足迹的纹理留在大地上。我独自享受着此时田野的冬韵,雪花宛若丹青圣手的神手妙笔,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幅精美画轴,仿佛又是雕刻大师的鬼斧神功,镌刻出一张纹理清晰的木版画。

    我蹲下来,用双手拨开积雪,看看它们的根部是否冻得枯萎了。定睛细看,麦苗被冻成腊绿,晶莹剔透,但生命的绿色依然鲜活着,麦苗的根系顺着土壤的纹理,把生命中最原始的心思,向地层的深处扎去。至此,我才顿悟了,纹理是有生命力的。

    通过落叶、河水、雪地我发现了冬天的纹理,它们有温度,有玄奥,有生命力,让我感悟到了纹理的温暖、神秘和力量。

    (作者单位:山东省临清市人民检察院)


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|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| 本港台同步报码室| www.4940.com| www.366333.com| www.331449.com| www.789568.com| 彩图信封脑筋急转弯117| 48123香港黄大仙总纲| 108333.com| 马会挂牌系列|